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i15的博客

今夜星空灿烂,我们相聚在网络

 
 
 

日志

 
 

黄庭坚的笑罪  

2015-04-13 09:13:39|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宋是士大夫的天堂,据说。

据说大宋祖宗立了祖宗成法,其中一条是:不杀言官。有这一条,后代士人欢喜不尽,相约不逃深山,要跑大宋去;跑到大宋去,只是挨批一二个耳光,被踢三两回腿脚,不会遭遇铡刀砍脖子,子弹穿(腮)帮,老命是无虞的。嗯哪,扑通,扑通,谢主隆恩,深深感谢大宋不杀之恩。

说一件诗人黄庭坚案子,这案不好归类文字狱(说大宋有文字狱,会让崇宋派向我掷笔锋),却也跟文字有些关系。神宗翘了辫子,按惯例一要给他修墓,二要给他修尸(史学家叫修史),黄庭坚参加了修尸小组(组长是司马光),修啊修,元祐6年(1091年)修了一部《神宗实录》。大宋这个地主老财果然好,长工给他打了工,发了工钱,还发了奖金呢。书成,黄庭坚等依例获了恩赏。

也许官家读书,都是看书看皮,读书读题,《神宗实录》付梓,官家看了看封面,大气,漂亮(这不假,国家级重点图书,用纸考究,设计一流——朝廷不差钱);还看了标题,三突出,主旋律(这也不假,要过审读官,著作人将大标题小标题都做了最少三次修饰的),首长看了这两部分。通过。给赏。

帝国首长事后去搂妃子玩去了,帝国士人没那么多妹妹玩(有是有,没那么多),便来读书,细细读。士子细读,大惊失色,发现这本书里,问题严重,士人用红框框一一圈(枪毙人与枪毙文,都是加红框的),圈了1000余条“诬谤不实”文字,呈给皇帝,叫皇帝启用铡刀——很多文字狱,不全是皇帝干的,真的。皇帝妃子都玩不过来,哪看劳什子文章?文人便向皇帝拍胸脯:陛下,我给你来把好文字关。文字关——文字狱——关文字,文字狱逻辑多是这么来的。

1000多条啊,我的天,一条打一板(大宋不杀,只打),人不打死去?大宋组织班子,一条条给审查,合议庭最后提交了321000多,降到32条,数据差大了,源自什么差?心肠差——刻印的是心肠读数)。

32条里有一条,若说罪,不好归类,我想来想去,其他罪都定不上,要定,得修改刑法,加一个笑罪。

黄庭坚对朝廷治政,着实笑了一番,笑得有些前仰,有些后俯,“用铁爪龙治河,有同儿戏。”当着朝廷的面,笑得肚子痛,把朝廷笑得面讪讪的;这本是朝廷羞事,奈何他有权力,便变羞作怒,吼了一声放肆,便将黄庭坚逐出朝廷——贬谪为州别驾,安置黔州——大宋果然对言官不杀,只打。嗯,皇恩浩荡。

说来,政府治政着实好笑。黄河老涨水,老泛滥,老成灾,王公安石当政,要治理黄河。黄河成了悬河,悬在人民头上,总是祸害;如何治理黄河呢?大家都读四书五经,《大学》、《中庸》以及其他考试用书里,都没说如何治黄河(千年来,皇家都只考社科,不考学科),大家便抓脑壳,脑壳抓烂了,有人想出了一条好计来:将黄河河床挖低些,不就好了?这位水利部专家可能看过农民耙田,锻几根铁条,焊成爪状,牛在前面拉,人在后面“哦起哗”(我老家父老是这么喊号子犁田,耙田的),不把那底里泥巴带起来了?黄河流得那么急,会把淤泥冲走嘛。

专家(没职称的。专家有几个持专家证?好像没)提出这设想,想想,有道理。据说王公还组织了专家团进行讨论,完善方案:铁爪不只作五指头,五十指头更好嘛;也不叫五指爪,名气起响些,叫五爪龙;把五爪龙投放黄河,前面安排两只船,开足马力往前冲,让五爪龙将黄河淤泥搅起来,让黄河水冲走。给黄河来耙田?这可是古怪事,上坡村下坡庄,农民们犁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都来看把戏;东风街西风路,市民们牌者忘其牌嫖者忘其嫖,都来看稀奇。五爪龙看不到,却见两只船突突突,突突突,穿梭忙,黄河不见黄浪涌,倒见黑泥翻(黄河淤泥要黑些),黄河变黑河,黑浪排空,实是奇观,果然壮观,惹得万千百姓,齐齐发笑。

给黄河耙田,没耙干净(到现在都没清亮嘛),惹人大笑外,并没达到治河效果。黄庭坚著史,却把这事如实记了下来。政府治政闹笑话,政府没事;政府治政惹百姓笑,百姓当时也没事;史家治史,记了政府治政笑史,嘿,有事了。政府出问题,可遗笑世上;登记书上,不可。文字狱就是这样来的。

黄庭坚这次发笑,说来也不算文字狱,背后另有成因。王安石改革,黄庭坚与苏轼一样,是反对的。王公干了这桩可笑事,恰好被黄庭坚抓住了,他不站在背后笑一番么?你对着权力看笑话,那权力哪下得脸来?我有权力呢,你敢笑我?操,权力便操起棍子,将黄庭坚打下凡间去,一贬涪州路几千。

说来,王安石这次治黄河,主观不差,立意蛮好,也不是特别可笑——怎么说呢?不过是试错吧。谁都不是天才,包括朝廷,不犯错几是不可能的。王安石这错,也只是科学探索上之错,科学认识没达到那高度,犯错是经常的。主观不恶,客观有差,修史者记下来,又有什么错?好吧,算黄庭坚主观上有差(他是反对改革的——推知这事存在立场问题——莫须有,常是这么推理),但客观上,他没错啊——政府不是闹了笑话吗?你主观好客观差,可免罪;人家主观差客观不差,就有罪?彼此彼此嘛,何以彼此分得那大?

大宋没杀黄庭坚,只贬了他路几千,大宋便成了文人向往的九重天。哎,到底是我们底线太低呐:不割头,只打折你腿,你喊万岁;不打折你腿,只打烂你屁股,你喊万岁;不打你屁股,只打你手板,你喊万岁……万岁声,一直响彻云霄,回荡在历史星空。

乱喊万岁,这只是我感慨搭头(商家卖主货,有搭售;我卖主题,也卖搭头)。我主感慨是,朝廷对黄庭坚这笑,真没必要绾罪,朝廷是科学技术上出错,又不是基础文明上犯恶,有甚过不去的?谁都有知识盲点是不是?朝廷试错,试错了,让见笑了——面子红一下,没什么事嘛,何必让刀子也红?朝廷动辄对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那性质变了,变为文明上犯恶了。打个不恰当比方,科学上犯错好比自然灾害,补救就OK;文明上犯错,才是治政错误,过大矣。

写到这,忽然在微信上看到了一篇《美国为什么强大》,其中一条是:读美国历史教科书你会发现,越是丢脸的事写得越详细,原来美国人爱把家丑留给下一代,惊醒后人,莫犯同样错误。我对美国有很多意见,有些意见还蛮大,但对这一条意见小些。黄庭坚这案,只当科学案看,不做政治案来办,朝廷虽则好心办丑事,是可笑;但从此坏事便好事,不就可敬了?从此重视科学起来,国考不单考四书五经,还考数理化生,哪会再犯这笑话?可惜朝廷几无这么去操作。故而,我们历史多有念经驱自然蝗虫、粪桶抵洋人枪炮、全民锣鼓赶麻雀诸事,笑话总是层出不穷。

                                                          原载《钟山风雨》2014年第4期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