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i15的博客

今夜星空灿烂,我们相聚在网络

 
 
 

日志

 
 

抗日烽火中走出的清华三杰  

2015-08-19 11:01:40|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的清华学子中很少有人知道,在上世纪中国抵御外侮的日子里,清华大学曾走出三位投笔从戎的抗日将士,当年他们被誉为“清华三杰”。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日子里,笔者谨以此文纪念这三位清华毕业生。

第一位,孙立人(1900-1990)。孙立人生于安徽庐江金牛镇,5岁生母病逝,9岁随父到青岛入德文小学读书。1913年冬,适逢清华学校在安庆招生,孙立人在近千考生中名列榜首,1920年升入清华高等科。孙立人在校是篮球队长曾率队获华北大学联赛冠军,1921年入选中国男篮任主力后卫,该队在第五届远东运动会一举击败菲律宾和日本队,使中国队在国际大赛首获冠军。

1923年孙立人从清华土木系毕业,考取庚子赔款奖学金,转入美国普渡大学修读高年级课程,1924年获土木工程学士。此时中国正处于东西方列强扶持下的军阀混战与分裂之中,爱国主义使孙立人在人生道路上做出重大转变。在一家桥梁公司任工程师4个月后,他决意报考有“南方西点军校”之称的弗吉尼亚军事学院。由于军校对入学年龄有限制,孙立人为此还把年龄改小了四岁,可见其学军决心之大。1927年毕业后,孙立人前往欧洲与日本游历,着重了解最新军事组织结构与战略思想。

1928年,孙立人回国后在国民党中央党务学校得到一个中尉军训队长的职务。此时,宋子文正着意把财政部税警总团建设成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武装力量,他不仅聘请了德国军事顾问,还大力延揽海外军事院校毕业生,孙立人由此加入税警总团。孙将中国传统教育与美国军校教育相结合,制订出一套与其它部队完全不同的训练规范,被称之为“孙氏操典”。

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时,税警总团以87师独立旅的名义参战,战功卓著,孙立人的练兵方法也得到检验。1937年“八一三”后,税警总团再度开赴淞沪会战前线,孙立人负责驻守蕰藻浜,是役成功阻击日军冲锋舟七次强渡,所率税警第四团在战斗中脱颖而出,他也因之被提升为第二支队少将司令。孙立人本人在苏州河周家宅一线血战中被日军火炮击成重伤,身中弹片十三处,昏迷三天。

上海作战后,税警总团司令黄杰被第三战区长官顾祝同拉拢,将税警总团未受重创余部编为40师,而将伤残官兵5000余人留下重组税警总团,孙立人受命赴长沙重组税警总团,任总团长。经过两年严格训练,孙立人将税警总团3个团扩充至6个团。1941年12月财政部被迫交出税警总团半数兵力给国民革命军组建新编38师,作为交换条件由孙立人任少将师长,这支部队遂成为国民党的主力部队之一。

1942年2月,中国远征军成立,孙立人的军事指挥生涯也进入最辉煌的阶段。4月,孙立人率新38师抵达缅甸,参加曼德勒会战。4月17日,西线英军步兵第一师及第七装甲旅被日军包围于仁安羌,粮尽弹缺,水源断绝,已陷绝境,孙立人奉史迪威之命派113团星夜驰援。18日凌晨,孙立人抵达前线指挥113团向日军发起猛攻,至午即克日军阵地,歼敌1个大队,解了7千英军之围,同时救出被日军俘虏的英军官兵、传教士及新闻记者500余人。仁安羌之战是中国远征军入缅后第一个胜仗,孙立人以不满千人的兵力,击退数倍于己之敌。5月新38师出丛林抵达印度时,军容整肃,锐气不减。此消息一经报道,不仅极大鼓舞了国内军民,也在国际上产生巨大影响。

1944年10月,孙立人率领在新38师基础上整编的新1军为东路,沿密支那至八莫的公路向南推进,接连打下八莫、南坎。1945年1月27日,新1军与滇西中国远征军联合攻克中国境内的芒友,打通了滇缅公路。随后,孙立人指挥新1军一路猛进,胜利结束第2次缅甸战役。孙立人是抗日战争中指挥歼灭日军最多的军级将领,由于在远征军中战功卓著,他在国际上获得极高赞誉,在军事历史教科书上留下了“东方隆美尔”之名。

第二位,沈崇诲(1911-1937)。沈祖籍江苏江宁,其父沈家彝是法政界名人,辛亥革命后举家迁至北京。沈崇诲1921年考入北京成达高等小学,后入天津南开中学。1928年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与学长孙立人相似,体格健硕的他是清华足球队和棒球队的健将,多次代表北平市和华北区参加大型运动会。“九一八”事变后,他积极投身抗日救国运动,和同学林文奎在清华发起组织义勇军,随时准备开赴东北抗日前线。他1932年毕业后曾到绥远工作,在获知林文奎已经投考空军军校后,同年12月报考中央航空学校第三期,投笔从戎。在中央航校期间,他学习刻苦认真,成为同期学员中之翘楚,毕业时留任飞行教官,后升任空军第二大队第九中队中尉分队长。

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沈崇诲所在二大队是轰炸机大队,驻防安徽广德。8月14日,沈随二大队轰炸日军第三舰队,激战中正遇日军在码头登陆,遂轰炸之,炸毁堆在码头上的军火,使日军伤亡惨重。8月19日晨,在二大队九队谢郁青队长率领下,沈崇诲与战友们驾驶7架飞机向上海飞去,轰炸目标是余山附近的日本航空母舰和白龙港内日舰。当飞抵南汇县上空时,他的飞机突发故障,尾部冒出青烟,飞机减速,落在机群后面。此时,火势一旦燃及油箱,飞机就要爆炸。如果迫降着陆或弃机跳伞,均可落入我控制区南汇。但他看到前方不远就是停泊日本军舰的白龙港,就带着机上全部炸弹和满腔仇恨,与同机陈锡纯驾机从高空向日本军舰俯冲下去,直撞敌舰弹药库。敌舰猛烈爆炸,沈崇诲与战友壮烈为国捐躯。为表彰其英勇爱国精神,国民政府特追授沈崇诲空军上尉军衔。

第三位,林文奎(1908-1982)。林是广东新会人,其侨眷家族是孙中山的支持者,年幼时家道中落,但其天资聪颖,勇于上进,考入上海的南洋公学附中,1924年16岁时被选拔参加在丹麦举办的世界童子军夏令营,在比赛中获得第二名。后考入清华大学,在校修读6年获得经济学与地学两个学位。1931年“九一八事变”东三省沦陷,林文奎还是在校生,却毅然冒险在学生中发起抗日义勇军,并作为代表率队南下,赴南京国府请缨杀敌。在南京,宋美龄接见了林文奎等学生,并当面鼓励他毕业后通过投考军校的方式为国效力。因此,林文奎毕业即投笔从戎,报考了刚在杭州笕桥开办的中央航空学校。

北伐后,中央军官学校(黄埔军校)即设立了航空队,1930年蒋介石决定在笕桥开办中央航校,亲任校长,宋美龄任名誉校长。此时的黄埔航空班亦被追认为中央航校第一期,面对社会首次招考的林文奎这批学员改为第二期。林文奎入校后各科成绩优异,同期学员赖名汤(在台为空军一级上将)日后回忆:“学初级飞行时,(美国教官)肯特先生率领我们一组同学7人。翻译官就由同组的林文奎同学兼任,林同学为清华大学毕业,先读经济,后念地质,毕业后再来投考航校。”赖名汤说当时航校有来自美、英、意等国的教官,欧洲教官认为人都是可以学飞行的,不过是有的人学的慢些罢了。而美国教官坚持不适合飞行的人必须淘汰,不可因培养费高昂而犹豫不决。最终美教官意见占上风,第二期共招收100人,毕业时只48人合格,淘汰率高达52%。1934年2月,林文奎以飞行班第一名毕业于笕桥中央航校。

30年代,世界空军流行意大利军事理论家杜黑(GiulioDouhet)“轰炸至上”的制空权理论,林文奎毕业后即被空军派往意大利学习空中侦察、轰炸及水上飞机驾驶。“七七事变”后抗日烽火全面燃起,我海外华侨救国热情不断高涨,林文奎于1938年再赴意大利指导华侨飞行学校。1939年受命赴美国旧金山招募华侨青年参加中国空军,并在华侨中募集捐款为国购得十多架战机。

抗战初期,中国空军尚处幼稚期。此时,宋美龄担任航空委员会秘书长,实际上领导着国民党空军。美国退役空军上尉飞行员陈纳德(Claire L. Chenault)在中央航校任教官,他与宋美龄都在弗吉尼亚接受的高等教育,两人一见如故。1937年6月,宋美龄任命他为中国空军顾问,帮助建立国民党空军。由于林文奎在空军的出色表现,他于1940年被任命为陈纳德的机要秘书兼情报室主任,协助其筹建中国空军美国志愿航空队(暨飞虎队)。

在昆明为飞虎队工作期间,林文奎也在抗日烽火中迎来了爱情。当时任教于西南联大的张敬(张清徽,1912-1997)曾就读于北平女子文理学院国文系,后考入北大研究所,抗战爆发后到昆明。张敬身材高挑,外貌秀丽,当时在联大不仅是擅吟诗赋词的才女,还有冷美人之称。此时张是才女,林是空军骄子,但张敬之父并不赞同二人结合,除门弟之见外,飞行军官牺牲风险高也是其担忧之处。然而,张敬从与林文奎相识到接受他求婚只有两个月时间。多年后,张敬在向弟妹及友人回忆当初的决定时,表示是抗日救亡令她下此决心,“国难当头,恨身为女子不能上阵杀敌,能嫁给军人就是报效国家!”1941年5月4日,这对热血青年选择了这个充满救国意义的日子,在昆明举行了婚礼,西南联大很多教授到场,梅贻琦校长亲自为这对新人主持了婚礼。时隔近半个世纪,1989年5月,已从台大中文系退休的张敬教授率子媳到燕南园拜望冯友兰先生,令人惊叹的是,93岁的冯老不但一下就指出张敬是当年西南联大的校花,还吟诵起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可见林张的结合是当年校园中的一段佳话。

陈纳德领导的飞虎队在抗日空中战场战绩辉煌,1942年7月后,该部队共摧毁日机2608架,击沉和击伤敌44艘军舰和大量商船,己方损失飞机496架。这期间,林文奎作为飞虎队的联络官,在调度中美空军歼击日本空中力量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西南联大曾有许多学生参加空军,林文奎组织他们直接参战或为飞虎队作战提供支援服务。1945年9月16日,抗战胜利之时,空军在全国划分若干区域接受日本投降,林文奎中校被任命为台北地区空军司令,代表国民政府处理日空军受降事宜,这是70年前第一位中国空军代表踏上宝岛的日子。

然而,林文奎因受学长孙立人冤案牵连,到台后命运多舛。孙立人到台任陆军总司令后,他报请蒋介石从空军借调林文奎任陆总情报署长。1954年7月,蒋介石用黄杰替换孙立人,以彻底剥去孙的兵权,林文奎在欢迎黄杰的酒会上愤然宣布从陆总辞职,最终黯然退役,郁郁而终。

李敖曾如此评价孙立人,他说:“孙将军是国民党集团中最杰出的将领,学历之深,无人可及;练兵之精,无人可及;战功之高,无人可及;身上弹孔之多,无人可及;国际性声誉之隆,也无人可及。他从小感受到外侮,立志要雪耻,清华、普渡两名校毕业之后,投笔从戎。自美国弗吉尼亚军校学成,回国后南征北讨,脱颖而出,但受制于蒋介石的嫡系,一再被黄埔军头排挤。蒋介石落魄到台湾之后,为争取美援,打出孙立人牌,然而当鸟尽弓藏之时,便以冤案软禁孙立人。”

多年后,林文奎之次子林中明曾赋诗一首叹“清华三杰”之命运:

“芦沟烽烟平地起,清华三杰奋从戎。

崇诲出云立人系,林公文奎郁没终。

自古英雄多遗恨,夜看流星划长空。”

确实,回首往事,三杰中除沈崇诲壮烈牺牲已受国共双方肯定,另两位抗日将士的最后命运难不令人唏嘘,特别是孙立人将军,因莫须有罪名被幽禁终生。抗战中投笔从戎的热血青年千千万万,西南联大有记载的从军学生前后就达834人,蒋介石发出“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口号组建“中国青年远征军”,想必有更多清华毕业或肄业生投身其中。而“清华三杰”是较早认识到中日必有一战,从军后又功勋卓著的学长,清华的教育带给他们科学民主思想,而“精忠报国”的文化传统则伴随了他们一生,清华大学的历史上不会没有他们的英名。

(2015年8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