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i15的博客

今夜星空灿烂,我们相聚在网络

 
 
 

日志

 
 

历史的硝烟(24)  

2016-01-24 16:38:40|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章 “牌”(1)


1


金门岛,金门岛,

四面八方围住了。

飞机不能落,

军舰不能靠。

再要增兵难上难,

不挨鱼雷就挨炮。

……


一个刚刚摘掉文盲帽子的大陆年轻炮手刘树泉,在排队打饭的时候,突然间心血来潮,诗兴大发,他敲打饭盆合辙押韵地唱了一首自己乱诌的“歌谣”。全班战士也一起敲打盆碗为他助兴,阵地上响起一片有打击乐伴奏的欢笑声。刘树泉盛了满满一盆猪肉炖粉条继续诌:


红烧肉,香气飘,

那边儿馋得不得了。

舔舔嘴皮咽唾沫,

用劲儿勒紧裤带腰。

……


刘树泉夹起一块大肥肉,填进嘴里,嚼得嘴角流油。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无甚文采的“大作”刚巧被一位记者听到笔录,几天后竟上了北京的大报。


古人云:胜战之卒,叩鞍而歌。


※ ※ ※ ※ ※


刘树泉唱的没错,经过近10天的封锁作战,金门只剩下一条窄窄的门缝,日补给量仅相当战前的5%。


金门被强力封锁后的窘迫从其打炮的路数中也可窥见一二。开始,大陆发炮后很快还击,并常常先发制人地打出炮来,后来几天,仅进行一些扰乱性射击,较大规模的集火射愈来愈少。这反映金门一方面因炮阵地受打击学得精乖了;另一方面,则说明他重视了弹药的节省使用,以防大陆不知何时便可能实施的登陆进攻。


海运、机降不成,补给便主要依赖空投。但同样难题多多。飞低了吧,惧怕大陆的高射炮群。飞高了吧,空投物又易飘落山区大海。白天飞,危险性太大。夜间飞,又难以准确投放。台湾的运输机群以绝大的果敢每日数次履险犯难,问题是,杯水车薪,小雨解不了大旱。


物以稀为贵,民以食为天,在大陆观察镜中,曾看到两个以上单位的守军士兵不畏炮火,争抢空投物品的精彩画面。而且,草绿色的弹药箱一般不抢,抢的都是黄色、白色的食品箱食品袋。


参加过辽沈战役的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说:照此样子再围他个把月,金门就是第二个“长春”。


再围个把月,甚或,就在此刻,合乎逻辑的作战行动便是挥师渡海,夺取金门,福建前线从士兵到将军,都在兴奋地、半公开地议论着这个话题。人们自然而然把目光朝向刚从北戴河飞返厦门前线的叶飞,希望从他的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中获得令人鼓舞振奋的答案。


叶飞没有答案。离开北戴河之前毛泽东对他没有任何交待。这似乎很难理解,但事实就是这样。毛泽东和中央的同志正全身心地投入对钢产量和大跃进的讨论。临行前,只有总参作战部长王尚荣说了些“前方打得很好”之类的鼓励话,最后一句嘱咐:“这是一次政治仗、外交仗,一切要听主席、军委的,前边不能出一点差错。”他记住了。


叶飞不露声色。他明白,此次渡海攻金的可能性已经很小,否则,军委必须早做安排部署。然而,下面一片摩拳擦掌热火朝天的情绪依然感染着他,激励着他,他比谁都更盼望将五星红旗插上金门这一天哩。是啊,九年了,一个抗日战争都打完了,满头乌丝一半白,金门竟然还在胡琏手里,没有这个道理嘛!得承认,金门确实不好打,但决不会比当年打莱芜、打孟良崮、打济南、打淮海、打黄维、黄百韬、邱清泉、杜聿明更难吧,只要毛主席一声令下,我……


※ ※ ※ ※ ※


毛泽东的命令终于来了。不但黑头发黄皮肤的敌人和黄头发白皮肤的敌人没想到,连自己人都大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意思?


9月2日下午15时13分,敌驱逐舰“信阳”号、“丹阳”号和猎潜舰“柳江”号、“北江”号驶来金门海域,位于镇海角东南12海里,据悉旗舰上有国民党海军总司令梁序昭和副总司令黎玉空。梁、黎二位来得好!坐镇天界寺东海前指的彭德清当即决策:首先以两个大队共18架鱼雷轰炸机进行突袭,对“信阳”、“丹阳”二舰投下18条533毫米航空鱼雷;再以鱼雷艇第11、第41两大队共24艘鱼雷艇,并第72、第73猎潜艇大队8艘猎潜艇, 在海岸炮和航空兵掩护协同下,对敌舰队进行连续攻击。24艘鱼雷艇共48条鱼雷,完全有把握致敌于毁灭性打击。彭德清要求:不战则已,战则必胜。不论付出多大代价,只要将梁、黎击毙,就是我方的胜利。


预案报至厦门前指。叶飞同意。


预案报至东海舰队。陶勇同意。


预案报至北京、北戴河。前线翘首以盼。


答复来了:不同意。


接着,又来了第二道命令:9月4日、5日、6日,暂停炮击三昼夜。


到口的肥肉不吃,按照逻辑推理,攻金就更没戏了。显然,北戴河有另外的思路和考虑。


※ ※ ※ ※ ※


命令是用电话传达过来的。9月3日21时45分,北京,总参作战部部长王尚荣一字一句叙述。厦门,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张翼翔拉长脸记录。


张翼翔:为什么不准打了?海上还要不要封锁?请你发个电报来,这么大的事,口说无凭啊。


王尚荣:这是主席的战略考虑,我现在还不能详细告诉你,总之,前线可不能乱放炮啊。


22时21分,叶飞签发的命令迅速传达:从4日零时开始,各炮群、岸炮群,须严格执行中央军委、毛主席的命令,不准打炮,敌人打我们也不准还击,也不准打冷炮,违犯者军法处置!


下面更难理解。


军区炮兵司令刘禄长少将把电话打到前指:飞机场打不打?


张翼翔回答:不打。


飞机降落打不打?


不打。什么目标都不打。一炮都不许打!


为什么?这是打的什么仗嘛?


这是主席、军委的决策,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反正,决不许乱放一炮!


不理解的张翼翔在做不理解的刘禄长工作。不理解的刘禄长又去做不理解的下级工作。战场上,“理解”二字对军人往往没有意义,有意义的只有“执行”这个词汇。


※ ※ ※ ※ ※


原总参作战部副部长雷英夫老人对我说:1958年,毛主席指挥炮打金门,目的何在?支援中东,教训国民党,分化美蒋,在已经出现裂痕的国际共运内部表示中国同帝国主义斗争的决心,都对。还有一层用意,开始好多人并不了解,就是要摸清美国人的战略底牌。你想想,打扑克牌,你如果基本上知道对手拿的什么牌,将打什么牌,那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 ※ ※ ※ ※


停射三日。毛泽东“出牌”。


2


毛泽东同时打出了一手“连牌”。


9月4日清晨,电波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著名播音员齐越那庄重浑厚的声音发往全世界: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海宽度为十二海里。这项规定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领土,包括中国大陆及其沿海岛屿,和同大陆及其沿海岛屿隔有公海的台湾及其周围各岛、澎湖列岛、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以及其他属于中国的岛屿。


(二)中国大陆及其沿海岛屿的领海以连接大陆岸上和沿海岸外缘岛屿上各基点之间的各直线为基线,从基线向外延伸十二海里的水域是中国的领海。在基线以内的水域,包括渤海湾、琼州海峡在内,都是中国的内海。在基线以内的岛屿,包括东引岛、高登岛、马祖列岛、白犬列岛、大小金门岛、大担岛、二担岛、东碇岛在内,都是中国的内海岛屿。


(三)一切外国飞机和军用船舶,未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许可,不得进入中国的领海和领海上空。


任何外国船舶在中国领海航行,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有关法令。


(四)以上(二)(三)两项规定的原则同样适用于台湾及其周围各岛、澎湖列岛、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以及其他属于中国的岛屿。


台湾和澎湖地区现在仍然被美国武力侵占,这是侵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的非法行为。台湾和澎湖等地尚待收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有权采取一切适当的方法在适当的时候,收复这些地区,这是中国的内政,不容外国干涉。


于炮战最较劲的时刻,突然停射,并将12海里领海线抛出,此牌打得出人预料,意味深长。


雷英夫老人说:


确定12海里领海线是一项事关国家民族根本利益的大政策,毛主席选择炮战的时机予以公布,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就是要向世界表明,目前发生于中国领海线以内的战事完全是中国的内政,一切外国无权干涉。可以预计,美国和西方不会同意我们公布的领海线,因此,我暂时三天不打炮,冷他一下,这好比在政治上强有力的出拳之后,我军事上则握紧了拳头,引而不发,审慎观察,待机行事,主要看一看美国,究竟会如何动作。


1993年10月6日,如约,上午9时整,我轻轻敲解放军总医院南楼高干病房4室7房的门。雷英夫向我伸出微微颤抖,柔软干瘦的手。老将军不到1米7的个头,背微驼,疏发全白。久经心脏病、脑血栓、耳背等多种疾病缠磨,显得动作迟缓,步履蹒跚。布衣、布鞋、布帽更使他普通又普通,北京的街头巷尾,到处可见这副扮相的“小老头儿”。


自称“我早已是个废物了”,不愿谈过去。经解释,欣然想通。一交谈,便发现他记忆力极强,一些重大事件的年月日、来龙去脉,人物细节记得清清楚楚。而且,思维敏锐,条理清晰,论点鲜明,富有激情。属于你刚刚出个题目,便能滔滔不绝顺理成章说开来这一类。这是精明机智的高级幕僚人员共有的特征。说到兴奋处,常常辅以生动的手势,开怀大笑。


时光,可以销蚀一个人的肌体,却难以衰老一个人的聪慧。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长期以来,总参作战部部长、周恩来的军事顾问、毛泽东的军事高参是他雷英夫,而不是张三李四。


炮战期间,我一方面研究作战,一方面根据毛主席和军委指示,研究中国的领海线问题。


中国海岸线,长啊。北起鸭绿江口:南达广西北海。绵亘蜿蜒,遥遥万里,竟从未提出过自己的领海界线,成何体统!


你可以把账算到皇帝老子、袁世凯、蒋委员长头上,讲他们没干好事、窝囊、腐败。但现在是新中国了,如果连自己国家的宅基院墙都搞不清在哪里,讲不通了。对子孙后代不好交代呀。


美国兵舰在你的大门口晃来晃去,高兴了还打几炮。日本现代化的渔船到你的渔场转一圈,把你的鱼虾抓得也差不多了。你提抗议,人家闭起眼睛装聋作哑,你又有什么法子,你连个法律依据都没有嘛。


国际上有个海牙协议, 以3海里为领海线,由来是十八世纪末,大炮的射程约为3海里, 西方国家就采用以海岸炮台的有效射程距离为领海的宽度。西方要求各国遵守,这对他有利,明摆着,他的地盘别人没有能力去也不敢去,别人的地盘他的舰队却可以随便去。许多国家认为这不公正,苏联就宣布12海里。印度尼西亚、印度和许多非洲、拉美国家也持此态度。最宽的是智利,150海里,他有个大渔场,利益所在舍不得丢掉。


我们论证了好久,准备按12海里宣布。估计不会引起太大的国际麻烦,也在我国防力量的有效保护之下。有了这个东西,我们打炮就更加名正言顺,理直气壮嘛!


3+9=12,比海牙的规定多了9海里,这道加法题可不简单,一宣布,将震动世界, 也是要担点风险的。毛主席、周总理格外慎重。8月30日,我接到通知,要我立即到北戴河去,向主席、总理当面汇报。


1938年,最高理想是考进铁路当个扳道工的雷英夫,为生活所迫,受革命感召,当了八路军。他没有想到那个膝盖上打着补丁,到延安抗大亲授战略学的教员,就是大名如雷贯耳的毛泽东。更没有想到,所有学员的课堂笔记,毛泽东都要一一过目。批阅中,毛泽东眼睛一亮:谁的?记得全,字也写得蛮工整。我的。叫什么?雷英夫。多大了?十八岁。毛泽东微笑着点点头记住了他。自然,当时还想不到,这便是得到最高统帅赏识,从而接触核心机密,参与重大决策的开端。


他生平第一次从毛泽东那里听说了“战略”这个词,以后养成了习惯,办事先想明白,主席的战略是什么?怎么去实现?


奉召同行的有外交部部长助理乔冠华,顾问刘泽荣,周××。乔老爷用不着介绍了,日后的外交部长,当年也是响当当的少壮派。刘泽荣、周××都是民主人士,国际法方面的老前辈,中国第一部《中俄字典》就是刘老先生主持撰写的, 9月1日、2日连续两天在毛主席北戴河别墅小会议室开会。主席、少奇、总理、彭总和新任总长黄克诚都来了。


毛主席召集这个会议,主要想在作出重大决策之前,再听听各方意见,尤其在国际法方面,不要有大的纰漏。他说:我是军事大学战争系毕业的,不大懂法律,今天请来了专家,希望畅所欲言。


我汇报领海线论证过程和结论。乔冠华对待发的新闻稿作了说明。两位老先生是大学问家,对各种国际法特别是海牙协议了如指掌、滚瓜烂熟。他们引经据典,坚决主张领海线为3海里,理由就是一条,不能搞得太宽,如果宣布12海里,搞得不好要打仗。毛主席专注地听,不时提一些问题。有一个情节我记得很清楚,毛主席装作很吃惊的样子逗两位老先生:这么说,海牙协议是万万违背不得的呀?两位老先生以为主席同意了他们的意见,连说,是的是的,违背不得,违背不得!毛主席便愉快地俯仰大笑。最后,毛主席作总结:老先生们的意见很好,很可贵,使我们可以从另外的角度多想一想。但是,研究来研究去,海牙协议不是圣旨,还是不能按海牙协议办,我们的领海线还是扩大一点有利。从各方面判断,仗一时半会儿打不起来,我们不愿打,帝国主义就那么想打?我看未必。一定要打,我们也不怕,在朝鲜已经较量过了,不过如此,要有这个准备。


主席一讲话,两位老先生也就想通了。他们很激动,刘泽荣兴奋得一个晚上没睡成觉。他说,我这一辈子有两件最大的荣誉,第一件是十月革命后,我作为中国外交使团代表到过苏联,见过列宁,和列宁握过一次手。这一次毛主席邀请我参加领海线的决策,这是国家民族的一件大事,我这辈子算没白活,心满意足了。


1964年,毛泽东在武汉东湖对雷英夫说:我的战略思想既复杂又简单,就是四句话: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简言之,不打吃亏仗,要打就打歼灭战,可前提是必须做到知彼知己。


长期在毛泽东身边鞍前马后地干,雷英夫深深感到,毛泽东作出重大决策之前,在“知彼”上所下的功夫,没有任何人可以相比。


美军在朝鲜仁川登陆。毛泽东问雷英夫,麦克阿瑟是张飞性格,一触即跳呢,还是司马懿性格,老谋深算,忍辱负重,给件女人衣服也能穿呢?雷英夫回答:张飞性格,骄横跋扈,好战分子。毛主席说,太好了,我就喜欢他是个张飞,越倔越好,越好战越好。于是,布置奇兵,突然出击,把麦帅打个措手不及。


1962年,中印边境局势骤然紧张,毛泽东问雷英夫:我有一个问题未想通,我们一让再让,尼赫鲁为什么非打我们不可。雷英夫讲了五条理由。前四条,毛泽东都摇头:讲得都对,但没有解决我的问题。雷英夫说:第五条,中国有句俗话,咬人的狗不叫。尼赫鲁认为中国的政策是只叫不咬,绝对不敢打他,所以放心进兵。毛泽东拍着巴掌叫好:讲得好,这下解决了,于是下决心反击印度,也打他个冷不防。


雷英夫最佩服毛泽东的是他的“战前功夫”。凡作战决策前,房间里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军用地图,以及敌方师以上主官的简历。不急办的文件在案头摞成了山,他可以一概不睬,就那么一根接一根夹着烟卷,来来回回地踱步,有时候,十天八天就想一个问题,想透才做出决策。


北戴河,毛泽东对“12海里”,想“透”了。


12海里领海线就这么最后确定下来。我请示主席,总参搞了一份将领海线具体标定的中国地图,是否一并发表。主席说,不要,那个东西先放在你的口袋里。主席想的很周密,东南沿海的斗争太复杂,公布地图,反而会束缚自己的手脚。不公布,我们在具体问题的处理上便可进可退,战术上策略上灵活方便得多。


9月3日,雷英夫、乔冠华一行人跟着毛泽东回到北京。9月4日,毛泽东同时把两张“牌”打了出去。


金厦海域炮声骤停。毛泽东冷眼向洋,看你美国人如何应对。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