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i15的博客

今夜星空灿烂,我们相聚在网络

 
 
 

日志

 
 

上甘岭:辉煌与悲怆—25  

2016-04-15 15:53:41|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丽棒子拒绝美军命令,少见 
  接替第九十二团的是第九十三团第二营、第三营。

他们上来了也只守了3天3夜。

那个时候,537.7高地北山阵地已经变成了一座光秃秃的山,全是一片虚土,随手抓起一把土来,里面都绝对有硌手的弹片。人在上面走路就象在沙堆上走一样。

这几天,姜文峰先后组织了16个营的兵力猛扑北山阵地。

第九十三团也是一支很牛气的部队,抗战时期曾经参加过著名的黄烟洞保卫战,曾被命名为“黄烟洞保卫战英雄团”和“朱德警卫团”,入朝后参加第五次战役和金城防御作战也表演出色。

他们打得英勇顽强,3天内杀伤韩军2000余人。

然而还是丢了5个阵地。

客观地说,相较于597.9高地,537.7高地北山阵地确实不好守,两边只隔着一道相连的山梁,最近处相距仅数十米,韩军从主峰居高临下一溜小跑就能冲上北山。北山上距敌人最近的7号和8号阵地丢得最快,也最多。

付出的伤亡也最大。

既是主力,当然不会认这个帐:如果就这样向后续部队移交防务,将来可是好说不好听,到哪儿都抬不起头。

17日深夜,第九十三团第三营参谋长赵小五将高地上仅存的40多个连排干部和勤务人员组织起来,亲自带领他们作最后一击,夺回了3个阵地。

至此,第十二军已经在537.7高地北山上投入了第九十二团、第九十三团共5个营另一个连。

加上守备597.9高地的第九十一团,第三十一师已全师投入。

才过两天,第九十三团两个主力营也象灯油一样被熬干了。

而北山阵地仍未完全巩固。

“你们第三十一师的人下去吧,没你们的事了!”18日拂晓,第一0六团团长武效贤大大咧咧地走进了第九十三团指挥所。
  早就在待机位置候得难受的第一0六团摩拳擦掌上来了。

团长武效贤8月间刚从南京军事学院毕业归来,又经历过诸多残酷的战斗,也算是土包子出身的科班了。可15日他带着营连干部在上所里北山观察所一面听第九十二团首长介绍情况,一面观察第九十三团的战况时,仍然感到极度震惊。 

其时已值初冬季节,远山近岭都被刚下过的小雪盖住了,一片银色世界,唯独537.7高地北山的一小块地方被炮火打成了一片黑色的焦土,是个黑秃秃的怪模样。阵地上硝烟滚滚,爆炸阵阵,虽然隔着老远,仍能感觉得到那个小山头在震颤和摇晃。

完全可以想见第九十三团打得多么艰苦。

他已经预感到,第一0六团将要面临最严峻的考验了。

却没有想到第一0六团会这么急迫地上阵。

李德生给武效贤把话说得很硬:“你们上去以后,我们第十二军再也不派部队了,阵地巩固后交第十五军!你们要打到底,收摊子!”

其实这是李德生的激将法。他手头还有第三十四师的另两个团在待命哩。人家那是算准了武效贤就吃这个。
  “7号和8号阵地暂时不放部队,咱用炮火控制它。”李德生特别叮嘱道。

18日拂晓,第一0六团全部接过537.7高地北山防务。
  进了一趟刘伯承老总的科班,武效贤的章法就是不一样。

先开始,第一0六团打得也很艰难,虽然18日整整一天一个阵地也没丢失,但却把第三营第八连整整一个连给打光了。

19日凌晨,丢了一个6号阵地,让第七连给夺了回来。

第七连也被打光了。

20日,6号阵地又丢了,第九连也打光了。

营长权银刚3天3夜没吃饭,却抽光了3条“大生产”,看到这一天打光一个连,既伤心又着急,不知如何是好。

当晚,第二营第五连增援上来反击6号阵地,激战数小时,伤亡几十个人,连长朱国法、副连长陈洪范也相继阵亡。而阵地却未能夺回。

21日,王聚新、权银刚和王润成一合计,决定改变战法。
  晚上20时,他们一反常规,不进行攻击前的炮火急袭,以第五连唯一完整的第三排,由排长胡升高带领,利用夜暗从448高地出发,悄悄通过1000米的炮火封锁区,按预定方案,第七班、第八班摸到拒敌人仅40米处的攻击出发位置。这时敌人还没发觉他们。

21时10分,王聚新收到准备完毕的信号,发出冲击命令。

仗打得很干净利落,从开始到结束,不过10分钟。

歼敌一个半班,第五连伤4人,夺回了阵地。

这一仗很小,意义却极其重大。
  武效贤团长也已经看出,原先那种“先炮火准备,然后炮火延伸步兵冲击”的章法已经被敌人摸着规律了。这边炮火刚一延伸,敌人的支援炮火马上就盖了过来,造成反击时的重大伤亡,也影响到固守时的后劲。

这种3天打掉4个连的情况再也不能延续下去了。

经向李德生副军长汇报并取得同意后,他们换了章法。

此后,他们不再坚持以往的“阵地每失必反”,而是集中力量守住主要阵地,对其它阵地则以火力控制,即使敌人占了去,守着也徒然增大伤亡,最终还得放弃。同时,他们在反击时也不让敌人摸着规律,有时前半夜进攻,有时后半夜;有时炮火急袭,有时不炮火急袭而用偷袭。防守时,用小兵群战法和“添油战术”,你来一个连,我只出一个班;你来一个排,我只出一个小组。兵力少,全打光也是以少胜多……

一面作战,一面还抢修坑道工事。

仗打活了,阵地也巩固了。

这是个节骨眼儿,武效贤硬挺了一把,姜文峰就散了气。
  姜文峰已经没本钱了。

从20日起,他再也组织不起营级规模的进攻了,每天只能以连排兵力作连续性的小打小闹,目的也仅仅是警戒性质,完全成了秋后的蚂蚱,蹦达不起来啦。

25日,韩军第二师撤出休整,防务移交给韩军第九师。

韩军第九师接到的阵地只是“狙击兵岭”的7号、8号阵地。

一条小山腿。

而且韩九师最后还是把它给丢了。

其实按范佛里特的意思,还想再熬下去,守住“狙击兵岭”。
  他一面让隶属美第十军的美步兵第二十五师将美步兵第七师替换下来到春川休整,一面又让美第九军军长詹金斯中将令韩军第二师加强韩军第九师第二十八团,继续攻击“狙击兵岭”。

这一下把姜文峰郁积已久的积怨给引发了:“美国人韩国人都是人,干吗要让韩国兵给美国兵当替身?老子不干啦!”姜文峰断然拒绝了美国人的命令。

詹金斯中将瞠目结舌,高丽棒子拒绝美军命令,少见。不过他也没脾气,只能上报范佛里特。

范佛里特长叹一声,旋即默然。也没脾气。

其实姜文峰既没理也没劲。
  不管人家美国人是什么意图,这客观上的效果是在为你“大韩民国”攻城掠地谋取利益呀?怎么成了你给美国兵当替身了?那地盘你都不想要,那干吗美国兵还要拼死拼活为你争啊抢的还到处落得不是?

范佛里特内心肯定是在作如是推理。
  和麦克阿瑟一样,范佛里特现在也里外不是人。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