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i15的博客

今夜星空灿烂,我们相聚在网络

 
 
 

日志

 
 

上甘岭:辉煌与悲怆—26  

2016-04-19 15:45:45|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甘岭:争的是什么 
  11月24日,第三十一师新任师长吴忠到任。

31岁的吴忠原是张国华手下的第十八军第五十二师师长,一位当时属小字辈的战将,曾指挥了解放中国大陆的最后一仗——昌都战役,为完成和平解放西藏奠定了胜利基础。而昌都战役结束之日的1950年10月24日,正是抗美援朝战争第一次战役发起的10月25日的前夜——历史的衔接竟然是如此紧密不留缝隙。

他是在南京军事学院完成学业后赶上来打这国际仗的。

紧赶慢赶也还是晚了一步——大仗已差不多打到尾声了。

1955年授衔时,吴忠是最年轻的少将军,时年34岁。

25日。李德生召开五圣山指挥所作战会议,决定继续争夺和巩固537.7高地北山阵地。

同日,第十五军张蕴钰参谋长在五圣山指挥所作战会议后,回到道德洞向秦基伟作了汇报。张蕴钰认为范佛里特兵源枯竭,已无力再发动象样的进攻了,如果我们继续摆着战役的架势,从作战效益上讲是一种浪费,故建议结束战役,将537.7高地北山的争夺和最后巩固作为战术性行动来对待。

秦基伟当即拍板;结束上甘岭战役。

次日,第十五军发布上甘岭战役战绩公报。

在43天的战斗中,我打退敌排以上进攻900余次,与敌进行大规模争夺战29次,以11529人的伤亡代价,毙、伤、俘敌25498人。其中全部歼灭敌建制1个营、18个连、218个排,击落击伤敌机270余架,击毁坦克14辆,击毁击伤大口径火炮61门,消耗敌100多个建制连的器材装备,使敌所谓“一年来最大攻势”,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至此,举世注目的上甘岭战役以中国军队的胜利而告结束。

名不见经传的小村上甘岭从此举世闻名。

需要说明的是,上面这个数字是个不完全的统计数字,我军伤亡人数还应加上第12军参战部队伤亡的4263人。共计15792人。

11月28日20时,第十五军发出《关于兵力部署调整的指示》,解除李德生副军长的五圣山战斗指挥任务,由第二十九师师长张显扬、第三十四师参谋长蒋科统一指挥537.7高地北山战斗,第三十一师部队也逐步撤出战斗,防务移交整补后的第十五军。

537.7高地北山的争夺持续到12月15日。

据第十二军《阵中日记》载:12月13日,整补后投入北山争夺战的第九十一团第四连俘获一名韩军搜索排长,据其口供,韩军第二师第三十二团在11月18日至25日伤亡2000余人;韩军第九师第二十八团自11月25日接防至12月12日换防,伤亡1600余人。

也就是说,不计入12月12日至于12月15日韩军第九师第二十九团伤亡数字,仅第一0六团一个团,就歼灭韩军3 600余人。

第一0六团圆满实现了“打到底,收摊子”的目标。

在上甘岭战役及争夺与巩固537.7高地北山的作战中,第十二军部队参战45天,击退敌人1个班到1个营兵力的冲击334次,进行了18次规模不同的反击,计毙、伤、俘敌12170名。

第十二军伤亡团以下指战员4263人。

在整个战役中“联合国军”先后投入的部队有:

美步兵第七师;

美空降第一八七团(欠一个营);

韩军第二师(4个团欠一个营);

韩军第九师;

埃塞俄比亚营和哥伦比亚营。

共计11个团另两个营,战役中补充第一0五编练师新兵9000余名。

另有18个炮兵营105毫米以上火炮300余门,坦克150余辆,出动飞机3000余架次。

总兵力60000余人。

志愿军先后投入的部队有:

第十五军之第四十五师全部,第二十九师大部;

第十二军之第三十一师,第三十四师一个团。

共计10个步兵团,战役中陆续补充新兵4000余人。

另有榴弹炮兵第二师、第七师,火箭炮兵第二0九团、第六十军炮兵团、高射炮兵第六0一团、第六一0团各一部,共山、野、榴炮114门,火箭炮24门,高射炮47门。

还有工兵第二十二团第三营、担架营参战。

总兵力共43000余人。

也就是说,在这个面积仅3.7平方公里的狭小战场上,双方共投入10万以上的兵力。

这个兵力密度是个惊人的数字。

战役中,“联合国军”发射炮弹190多万发,出动飞机3000余架次,投掷航空炸弹5000余枚,最多的一天发射炮弹30万发,投掷炸弹500余枚,志愿军亦发射炮弹40余万发,也就是说,两个高地承受了230余万发炮弹和5000余枚炸弹的锤打、冶炼。

两个高地土石被炸松1~2米,变成一片焦土。

山头被削平近两米。

美国新闻界评论说:“这次战斗实际上变成了朝鲜战争中的‘凡尔登’。”“即使是使用原子弹也不能把狙击兵岭和爸爸山上的共军部队全部消灭。”

多年后,马克·克拉克上将在回忆录《从多瑙河到鸭绿江》中写道:这个开始为有限目标之攻击行动,发展成为一场残忍的挽救面子的残忍赌博,当一方获致暂时之优势时,另一方即增加其赌注。猛烈战斗持续14天,以后间隙的冲突又有一个月。我认为这次作战是失败的。

的确,上甘岭战役后,“联合国军”再也没有一次象样的攻势了。

地面战场的主动权,稳操于中朝军队之手。

许多年后,在军事学术界,上甘岭的话题,仍然很是热门。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上甘岭,打的究竟是什么?争的究竟是什么?真的只是为了两个几平方公里的小山头?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标准不统一,议论自然也没法统一。

不过笔者认为,有一个标准很重要也很本质,那就是:此战之后,地面战场的主动权,究竟操入谁之手?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