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i15的博客

今夜星空灿烂,我们相聚在网络

 
 
 

日志

 
 

最好的生态建设就是让生态自己建设  

2016-08-14 17:44:01|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一些对自然环境“自作聪明”的解读 

人类文明尽管只有五千年的历史,却已完整地覆盖了庞大的地球。应该说,这些智慧的成果大多数改善了社会福利,使人作为物种空前地强大,空前地幸福,但也应该说,其中有些——而且现在越来越多——属于对自然环境的自作聪明。例如 

农业“生产”的自作聪明 

——黑白双风暴 

回顾历史,一个现象显而易见:文明越发达,破坏越彻底。近代以来,许多国家都实施了通过大规模的农业生产来“改天换地”的举措。由于此时人类改造自然的“聪明”今非昔比,终于短时间内即酿成了大规模的自然灾害。 

这种灾害中影响最大的是在美国、原苏联两个“现代文明大国”发生的黑白双风暴。 

19世纪中叶,美国出台土地私有化政策,中部平原经过“开荒”迅速成为美国的主要粮仓。这种掠夺性垦荒造成土层沙化,沙尘暴渐成气候。1934年,震惊世界的黑风暴降临了:裹挟着大量新耕地表层黑土的西风“长成”了东西长2400公里、南北宽1440公里、高约3公里的黑龙,3天中横扫了美国三分之二的地区,把3亿吨肥沃表土送进了大西洋。黑风暴所经之处,农田水井道路被毁,小溪河流干涸,一年之内16万农民被迫逃离。这一年美国农业损失惨重,粮食减产一半之多。

1960年代起,原苏联从原世界第四大内陆湖咸海的主要水源——阿姆河和锡尔河中调水灌溉新垦棉田和草场,超过80%的河水被新耕地“吃干榨尽”。这种“创造性地再造自然——在荒漠地带种植棉花”造成了生态灾难:水源被截走后咸海水位急剧下降,湖底盐碱裸露后成为孕育“白风暴”(含盐尘的风暴)的温床。每年都要发生几十次的白风暴不仅使咸海附近的环境“白色荒漠化”,还直接危及人体:杀虫剂等农用化学品随灌溉排水沉入湖底,湖底裸露后,这些物质被白风暴卷起洒向四周,宛若潘多拉的魔盒里飞出的幽灵——1980年代以来,在咸海周围地区,居民的白血病、肾病、支气管炎的发生比例显著升高,婴儿夭亡比例高得可怕,咸海周边有几十万居民因此迁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对此曾这样评价:“除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灾难外,地球上恐怕再也找不出像咸海周边地区这样生态灾害覆盖面如此之广、涉及的人数如此之多的地区”。

黑白双风暴这样的环境报复人类的事件说明自然环境只有请出灾害作为代言人,人们才会相信自然的威严。不过,与另一种自作聪明相比,这些危害还是小巫见大巫。这就是 

工程建设中的自作聪明 

——让人“添堵”的大坝 

人类文明的进步更多还是体现在大型工程上,因此工程造就的自作聪明影响就更大。以兴利除弊为目的的工程,如果不讲科学,就会利弊并存,甚至弊大于利,埃及阿斯旺大坝就是一例。阿斯旺大坝尽管在防洪、灌溉、发电、航运和养殖等方面产生了一定效益,但也使尼罗河的生态发生了重大变化:由于阿斯旺高坝处于蒸发异常强烈的荒漠地区,大坝蓄水后宽阔的水面造成水资源因蒸发而大量浪费,不仅影响了发电,也减少了灌溉面积,使得大坝的经济效益迅速下降。而大坝在生态方面的影响尤其深远:下游的洪水灾害的确是减少了,但淤泥也失去了借机惠泽两岸的机会,下游农田因此大面积歉收;河口水质养分降低,在尼罗河汇入地中海处形成的著名的河口鱼场严重退化,渔业捕获量大幅下降;此外,大坝还造成了上游的水涝和下游的土地盐碱化问题;尼罗河中多种鱼类更是遭到灭顶之灾。综合看来,大坝工程对农业产生的效益已是负值,对生态和物种的影响更是“此恨绵绵无绝期”。对这种本意是造福一方的自作聪明,人们还好理解,也容易引为前车之鉴。比这更难提防的是 

生态建设的自作聪明 

——植树造林工程的好心无好报 

即便是为了生态恢复而实施的生态建设工程,如果不遵循自然规律,也会好心无好报。这在几个世界级造林工程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二战”后前苏联实施了“斯大林改造大自然计划”。为了迅速见到生态和经济效益,一种标准化模式被到处推广:大量打深井提水以确保生长迅速的外来树种的成活率,同时在林带内大规模发展灌溉农业。起初这个工程确实效益明显,但随着地下水位的不断下降,生态用水被挤占的后果日益显现:到1960年代末,只剩2%的防护林幸存,新垦农田中有20%沙化,成为这一地区沙尘暴的尘源。

北非的阿尔及利亚等国从1975年起实施了绿色坝项目——沿撒哈拉沙漠北缘大规模种植松树。由于在没有弄清当地的生态水和生产水资源状况和环境承载力之前盲目用集约化的方式和单一外来物种搞高强度的生态建设,结果使生态建设反而变成生态灾难:缺水多病虫害的松树纯林大多死亡,沙漠依然在向北扩展。

这些事例说明人类别说能改天换地,就是连我们醒悟过来,主动与自然求和也是那么不得要领。因此我国后来在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和退耕还林工程时,根据西北的自然条件就已经提出了这样的指导思想 

保护第一,建设第二 

——尊重自然的聪明 

从世界级造林工程的纷纷失败,可见主动的生态建设的确很难。毕竟与历经亿万年变迁的自然生态系统自身调控之复杂精准相比,人类的智慧还没有资格自大。关于此,有一个教训可为见证,这就是生物圈二号实验。1991年,美国进行了“生物圈二号”实验。“生物圈二号”是一个巨大的封闭的生态系统,里面尽可能地模拟了自然生态系统。8位科学家被送进“生物圈二号”从事研究,但18个月之后,“生物圈二号”就接近崩溃,多种动植物死亡,8位科学家也只能以紧急撤出了事。“生物圈二号”尽管耗资2亿美元,却连8个人的生存都无法维持,人们难道不该对“生物圈一号”——地球保持更多的敬畏吗?

不满三百万岁的人类想对四十六亿高龄的地球指手划脚当家作主,为时尚早。要避免对自然环境的这种种自作聪明,最好的生态建设就是让生态自己建设,否则,我们很可能就不会再有下一个五千年文明。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